美院教授畫一只鳥賣了82萬,網友質疑「不如小學生」,專家:往鳥眼睛看

俗話說: 「大師在流浪、高手在民間、小丑在殿堂」,無論是哪種身份,他們都有著對夢想的執著追求。「官銜」作為一種管理能力的象征,并不能全盤代表一個人的專業水平、技術能力。

有的藝術家淡泊名利、隱居山野,一心一意為繪畫事業奉獻終身,他們沒有聲名遠揚的頭銜,作品卻在后世被奉為經典、難以超越。 有的藝術家急功近利、追求光環,全心全意為謀得藝術成就不懈努力,多種榮譽加身后,作品卻一言難盡、備受爭議。

正如這幅「鳥」作品,這幅作品曾經在網絡上炒得沸沸揚,許多網友認為它遠不及小學生的水平,但就是如此「簡單無腦」的作品被拍賣到了82萬。當網友發來質疑時,很多專家應聲支援:往鳥眼睛里看!

這只鳥的眼睛中有著怎樣的故事?它的作者又是何方大神?

一、一只「胖鳥」引發的全網關注

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幅備受爭議的作品,這是一只怎樣的「笨鳥」?

體態臃腫、身形無則,就像是飛不起來的一團肉球,毫無美觀可言,與其說它是鳥,倒不如說它是一只不會飛的雞,沒有鳥欲要飛天的霸氣,也沒有鳥想要安穩的恬靜,整體看起來就像是被群體拋棄且沒有目標的獨鳥。

這幅作品本來只是作家畫展中的一副,網友并沒有過多關注, 直到它賣出了82萬的高價時,部分人開始關注這只貌不驚人的鳥,看到它的「蠢笨」后,開始了對作者的口誅筆伐。 許多網友說它一文不值,水平不及小學生。

在被網友圍攻時,其畫壇的許多專家紛紛解釋: 以各種美學角度、藝術價值來為其進行分析的話,這只鳥乃是奇鳥,不要只看表層,要看它的靈活的眼睛。

專家表示 :整只鳥的大多筆墨用在了眼睛上,雖然身體與正常審美格格不入,但它的眼睛卻極為清澈,看起來頗有「世人皆醉我獨醒」的意味,它的眼神充滿著對天空的向往,無論身體如何變化,它都沒曾忘記過自己的初心。

除了精神之外,它是聯系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個標志,看起來草草涂鴉毫無章程,但它卻是遵守恒定規律、長期填充之后的圖形, 這個圖形在任何一個空間內都可以肆意發揮鳥的內在本質。

除此之外,它打破了原有的美學效果,可以充分發揮觀眾的想象, 這是它的可貴之處,這幅畫的精神意義是無價的,所以拍賣82萬也不足為奇。

二、專家解釋引發的網友熱議

一些美術生聽到此特意去觀察鳥的眼睛, 發現這只鳥確實與眾不同,它的眼睛放大后依然有眼神存在,百年后,它或許又是一幅超時代的大作。原本軒然風波本可以平息,然而當眾人起底出它的作者時,再次引發了一大波爭議。

這只鳥的作者的作者名叫葉永青,是畫壇界頗有地位的畫家,他于1958年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中,自幼愛好美術的他于1982年畢業于美院,不同于其他藝術家的潛心創作,他更熱衷于在畫壇的功名追逐。

葉永青有著不錯的繪畫天分、管理能力,他將這種天分發揮到淋漓盡致,以天分為自己增光添彩、用實力為自己埋下鋪墊。他曾經在中國藝術研究院擔任藝術總監,亞洲青年現場藝術總監,現在在四川美術學院擔任教授。

這些響當當的名號是許多人可望不可即的榮譽, 可以看出葉永青在畫壇有著不錯的口碑。

他曾經在美國、英國、新加坡等地選擇舉辦畫展,每一次畫展的舉辦都為葉永青贏得了不少的人氣,他成為了年少有為、未來可期的畫壇「新星」,但在舉辦畫展時, 一個名為克里斯蒂安·希爾文的比利時畫家指責葉永青的畫展都是抄襲于他的靈感,尤其是「鳥」的作品,更是來自于對自己作品的操作加工!

一波驚起千層浪,在希爾文 「有圖有真相」的情況下,葉永青極其被動,迫于輿論的壓力,他召開記者新聞發布會,多次聲明那是自己的創新點,隨著希爾文的沉默,這件事不了了之。

直到有網友扒出了這個黑料時,眾人才意識到葉永青乃是「炒作加價」的大神。葉永青的光環更多的來自于對他個人的宣傳,流量當道的時代,葉永青的自我宣傳起為他博得了不少關注度, 他成為了小有名氣的「網紅畫家」,然而流量能夠代表專業水平麼?

網友表示葉永青的紅來自于他的名氣,那副「鳥」的高價競拍就在于他所在團隊的不斷營銷。在網絡的不斷追捧下,這只鳥賣出了驚人的天價。

無論是名不副實還是名副其實,這幅作品都揭開了畫壇隱晦的遮羞布: 有些頭戴光環的畫家其作品未必經典不衰,有些毫無頭銜的畫家其作品未必不入主流。

三、何為經典不衰之大作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每個人對待事物都有不同的觀點,亦如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除了葉永青的「鳥」,曾經備受爭議的《虎》圖不就是如此?

提到老虎,許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威風凜凜,作為動物之王,虎的霸氣乃是常人共識。 然而華巖的這只虎卻被部分人視為「病貓」一樣的虎。這種老虎彎腰駝背、小心翼翼地抬腿觀察,它偷偷瞟著四周一切,有一種喪家之犬的即視感。就是這幅病貓一樣的圖在后來被收藏故宮,成為稀世珍寶。

此事一出迅速引發爭議,許多人不解:一只毫無活力的老虎也可以贏得世人青睞?

專家讓有疑問的眾人放大十倍它的眼睛來看,眾人明白了「病虎」為何可以稱為經典的重要原因:放大十倍后的眼神帶著驚恐害怕,它翻起的白眼更是帶著不安防范,原來在它的前方有一只細腰毒蜂,這種毒蜂雖小,卻極具攻擊力。難怪向來不可一世的老虎如此無奈喪氣。

這幅「病貓」虎圖在放大后確實令人敬佩:華巖大師繪畫功底深厚,放大數倍后都能看出所畫老虎的神態、表情,確實技藝高超。 盡管起初飽受爭議,但它依然用獨特視角、專業實力征服了后來者,這大概就是藝術的魅力。

像清朝時期的李詁,他所作的 「仿關仝溪山行旅圖」在2014年曾被拍賣到1150萬元,眾人記住了「仿關仝溪山行旅圖」,卻幾乎沒人知道它的作者李詁。李詁作為隱藏于民間的畫家, 他從不參與「畫家爭霸」的圈子,縱使他低調無聞,奈何作品過于暢銷,他的名氣迅速擴大,即使在深山老林都能被人找到。

古人曾這般評價李詁: 「楊畹亭弟子,見古名畫輒臨摹,幾逼真,后遂以老畫師名。」他從之前的臨摹到后期的超越,用數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不斷沉淀實力, 生前的李詁并沒有太大名氣,在他去世后,他卻成為了畫壇大師。

出名的作品或者出名的畫家和他們的自身專業水平都密不可分,如果用平和坦然的心態去面對這些「特立獨行」的大作,或許會有別番見識。

小結:

貝多芬曾說: 「成名的藝術家反為盛名所拘束,所以他們最早的作品往往是最好的。」在物欲橫流的現代社會, 不少人以藝術家的身份創作著「偽藝術」,在不斷的博取關注中,早就喪失了原本堅持藝術的初心。

藝術來源于生活卻也高于生活,它所表達的情感思想通過作品彰顯,不僅需要作者有極大的功底,也需要觀眾的理解和思考。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