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世,父親患病,可憐女孩被母親閨蜜拾廢品照顧12年。終於考上大學

人無法獨自生存,

必須相互支撐才能活下去。

「如果你是一個善良的人,你得到了別人的善意對待和幫助,心中會產生一種自然的情感,這種情感就叫感恩。」

生活中, 收穫感動時不吝謝意,得到幫助時銘記恩情,能夠回饋時不遺餘力,人就是在這樣的一來一往間,將善意播散開,將人世間塗染得更加美好的。

你有想感恩的人嗎?

乾媽為女兒整理衣服。

近日,大陸媒體報導了高郵的一個感人故事:閨蜜去世後,當地農婦厲正香,靠拾廢品照顧閨蜜女兒12年,當孩子的「乾媽」,資助她考取大學。6日清晨5點多鐘,天剛麻麻亮,54歲的「拾荒媽媽」厲正香匆匆吃了點早飯,穿上一身平時捨不得穿的新衣服,趕到「乾女兒」張哲家。當天是張哲上大學報到的日子,厲正香特意給自己放了一天假,她要親自送「乾女兒」上大學。

「幹媽媽,錄取通知書拿到啦,在徐州醫科大學,感謝您呀!」江蘇高郵市卸甲鎮金家村19歲的貧困女生張哲,以337分的成績被徐州醫科大學護理專業錄取,她開心地向「幹媽媽」報喜,電話那頭,「幹媽媽」厲正香開心地說:「伢子,乾媽為你高興,開心哩!等開學的時候,乾媽送你去上大學!」。

原來,面前這個陽光明媚的女孩,5歲時就失去了母親,父親因此患上了嚴重的精神類的疾病,家裡只能靠年邁的爺爺種地支撐生活。在這個家庭陷入困境的時候,孩子媽媽的熟人厲正香伸出了援手,自家條件也不是很好的她,辭去了原本的工作,去外地拾荒掙錢,資助張哲讀書。

這麼一資助,就堅持了12年。這位「拾荒媽媽」陪著她一起走過了成長中最重要的年月,伴隨他一步步成長為愛笑又堅強的姑娘。

拿到錄取通知書,張哲激動地說:「一定要好好努力學習,來報答爺爺,還有幹媽媽。」而這位「幹媽媽」卻說:「幫助孩子,是因為一直當她是親生女兒,從來不想要報答,只要她將來工作了,能告訴我一句,她過得蠻好,就夠了。」

母親去世,父親患病

苦難家庭出了大學生

一間低矮的平房,牆壁老舊,走進屋裡,空蕩蕩的,沒有像樣的傢俱,唯一「像樣」的是那台放在堂屋條桌上的老式小螢幕電視機,對很多人來說,這樣一台電視,就像一個古董,渾身散發著歲月的斑駁痕跡。

這裡便是高郵市卸甲鎮金家村19組,19歲女孩張哲的家。與家裡的陰暗潮濕對比明顯的,是坐在屋裡子剛剛收到錄取通知書的女孩,開心而明媚地笑著,一旁的爺爺,也高興得合不攏嘴。

張哲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今年70歲的張哲爺爺告訴記者,孩子5歲時,她媽媽突然不幸離世,爸爸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患上了精神類的疾病。當時奶奶早已不在,家裡只能靠他一個人種田維持生計。

張哲幫著爺爺在地裡幹活

一晃十多年過去了,如今的孫女張哲長成了陽光明媚的大姑娘,還在今年暑假拿到了大學的通知書!這裡面的艱辛,大概只有他們自己能夠體會,而此時此刻的喜悅,也只有他們能夠真正彼此感受到。

但是,爺爺告訴記者,孫女能夠拿到這樣一份沉甸甸的通知書,最需要感謝的,還是張哲的「拾荒媽媽」厲正香。「厲正香不簡單哪,她自己不富裕,家裡負擔也不輕,她在高郵城裡撿垃圾、收廢舊,用辛苦錢來資助孫女。整整12年,她一直在幫助我們,從來不跟別人說。」

張哲也說:「她是我的‘社會媽媽’、‘拾荒媽媽’,也是幹媽媽。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圓了大學夢,多虧了這位幹媽媽呀!」

同情這個可憐的小姑娘

當了她的「幹媽媽」

記者瞭解到,厲正香今年54歲,丈夫開拖拉機,兒子和兒媳都在廠裡上班。她是張哲媽媽的好友,張哲出生時候,厲正香還在張哲家附近一家小五金廠上班,當時張哲媽媽常抱著孩子到厲正香所在的小廠玩耍。乖巧討喜的小張哲,很讓厲正香喜歡。張哲5歲時,家裡突生變故 ,當時鎮村婦聯牽頭開展「愛心媽媽」結對幫助貧困女童活動,厲正香十分同情張哲這個可憐的小姑娘,便決定幫助她。

「孩子多討喜啊,比我自己的孩子也小不了多少,看到她,我就想到了她的媽媽,想到了我的孩子。沒有媽媽的孩子多可憐呀,她跟我自己的兒子一樣需要媽媽疼愛,能幫就幫一幫吧。」厲正香於是與張哲的爺爺商定,認張哲為「乾女兒」,讓張哲叫她「幹媽媽」,幫助並陪伴她一路成長。

張哲在看書

當時,厲正香每天的工資也才不到150新臺幣,只夠自家的生活開銷。為了攢錢資助「乾女兒」上幼稚園,厲正香辭掉了原先在小五金廠的工作,來到高郵城裡找「能掙錢」的工作。由於文化程度低,沒有一技之長,經過考慮,厲正香決定拾荒掙錢。

說幹就幹,厲正香買了輛三輪車,很快就在高郵城區開始拾荒的生活。剛開始,經驗不足,收入很少,也不穩定。她就向別人請教,多學多幹,逐漸摸到了門道,掙到了錢。後來,由於經營有方,她在高郵市區屏淮路上找了一個地方,開了一個小廢品收購站。

用拾荒掙的錢交學費

為她設「愛心儲蓄罐」

厲正香一邊拾荒,一邊經營廢品收購站。拿著撿垃圾掙來的錢,厲正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資助張哲上學。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帶上錢和禮物,去「乾女兒」張哲家探望她。平時,厲正香一有時間,就會接張哲到城裡,給她買吃的和穿的。廢品收購站和張哲家相距30公里,騎電動車單程要1個多小時,往返3個小時,厲正香卻不嫌遠。

張哲和「幹媽媽」厲正香

記者瞭解到,這麼多年來,張哲的學費、學雜費都是厲正香負責。每到開學,厲正香會準時資助「乾女兒」學費,從當初的幾千元,到後來的上萬元。厲正香家裡,有個「愛心儲蓄罐」,是專門為張哲存錢用的。她和家人省吃儉用,每天會節省下幾十元,每年可為張哲儲蓄愛心款20000元左右。

厲正香說,她的收入其實每一分錢都來之不易。有一段時間,廢品價格掉得厲害,大麻袋也不值幾個錢。廢品廉價,厲正香只能靠付出更多辛苦、流下更多汗水掙錢,只為自己的承諾,只為自己喜歡的「女兒」。

「幹媽媽」厲正香在忙碌

母女見面「幹媽媽」高興地說:

孩子有出息了

「城區這幾天搞拆遷,我正忙著收廢舊,每天髒兮兮的。再說,幫的是我乾女兒,也沒什麼好宣傳的。」記者在張哲家電話聯繫上了厲正香。隨後同鎮婦聯負責人帶著張哲,趕到高郵城區屏淮路北側的厲正香廢舊收購點,讓張哲與「拾荒媽媽」見面。

在廢舊收購點,記者看到厲正香滿頭大汗地整理各種廢舊物品,有舊包裝紙殼、有廢舊金屬,有塑膠瓶、有舊書舊報紙……一見面,張哲就親親熱熱地叫了一聲「幹媽媽」,並拿出大學錄取通知書遞給「拾荒媽媽」厲正香。看到錄取通知書,厲正香高興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一把將張哲摟在懷裡,開心地說:「我就知道,我的乾女兒一定有出息!」母女倆幸福地依偎在一起,臉上的笑容柔和自然,雙方眼神流露出發自內心的歡喜,就像一對親母女。

張哲把錄取通知書給「幹媽媽」厲正香看

厲正香告訴記者,在她眼裡,張哲是她懂事的「女兒」。從張哲牙牙學語、上幼稚園、去伯勤上小學、去車邏上國中、去高郵市第一中學上高中,再到如今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這麼多年一路走來,自己都覺得,張哲就是自己的親女兒。

孩子上初一時,一個秋冬之交的日子,下著雨。厲正香帶著牛奶和錢,趕到張哲家時,衣服都濕了。當時張哲在學校,放下錢和牛奶,厲正香隨口問爺爺,孩子最近學習怎麼樣?爺爺不經意地說,張哲這兩天身體不太舒服,可能發燒了。厲正香得知情況後,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錢都掏給了張哲爺爺,共計2000多元,叮囑爺爺,等孩子放學後,一定領她去醫院檢查。回去後,厲正香一天幾個電話詢問,確定孩子沒有多大問題,心裡才踏實下來。

像媽媽一樣開家長會

把女兒教得陽光善良

張哲上了中學尤其是到了高中後,爺爺年紀逐漸大了,去趟城裡不容易,爸爸的病也需要人照顧,開家長會成了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沒事,有幹媽媽在,我去參加!」到了高中後半程,高考臨近,家長會多了,哪怕厲正香活兒再忙,她也會去參加家長會,並且總是提前到場。

「‘這是我的幹媽媽’,每次去參加家長會,看見張哲笑眯眯地向老師介紹,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孩子的身世很苦,需要大人去疼愛。看到她臉上的笑容,是我最開心的事情,我就是要讓孩子感受到母愛。」厲正香對記者說,讓她特別自豪的是,張哲性格陽光開朗,老師同學都很喜歡她,這也是自己這麼多年最希望看到的。雖然收廢品很忙,時間寶貴,但是一定會抽出時間來關心孩子。

張哲和「幹媽媽」厲正香

「你們看現在的張哲性格很開朗,以前她不是這個樣子,是我一天天地,整整用了6年時間,把她‘扳’過來的。」厲正香告訴記者,開始認張哲當乾女兒時,她不講話,跟別人不講,跟家裡人也不怎麼講,「我慢慢教她,講道理給她聽,人一定要大大方方地跟人說話,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要想得開,朝好的地方看。我告訴她,哪個人不遇到困難,哪個人都不會老是困難,有手有腳的,日子肯定會好起來。你現在的任務就是上學,把書上的都學會了,將來就有用。慢慢的,她話多了,也喜歡笑了,你看現在,我跟她在一起,有時候都輪不到我說話呢!」

張哲悄悄地告訴記者,「拾荒媽媽」默默資助她,平時從不願多聲張。自己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了,剛才她又悄悄硬塞了5000元。

女兒說要用更好成績報答媽媽

幹媽媽說:只要她好就夠了

張哲告訴記者:「我一定會在大學裡好好努力,爭取用更好成績報答幹媽媽,報答所有好心人。」張哲說,爺爺年邁了,爸爸身體不好,幹媽媽每天高強度地工作,經常腰酸背痛的。自己選擇醫科大學的護理專業,就是考慮到自己的家人,將來能夠多照顧他們的身體,「尤其是幹媽媽,她太辛苦了,我想讓她不要那麼辛苦。到了大學,我會努力學習,積極參加社團活動,多到一些勤工儉學崗位鍛煉。工作以後,多掙點錢,讓幹媽媽多享點福。」

張哲打電話告訴幹媽媽喜訊

「人心都是肉長的,孩子特別懂事,我為她吃點苦,值得。」厲正香清楚地記得,張哲上6年級時,六一兒童節前,自己挑了一個星期天,陪孩子上街玩。兩個人手拉著手,孩子把自己當成媽媽,自己也把孩子當成女兒。買了衣服、逛了公園,厲正香問孩子:「怎麼樣,今天快活不快活?喜不喜歡幹媽媽?」張哲笑眯眯地沖她使勁點點頭,掙脫她的懷抱,飛快地在路邊采下兩朵鮮豔的小野花,小心翼翼地戴在幹媽媽頭上,「那個時候,我真是幸福死了,這就是我的親姑娘呀!」

「這麼多年含辛茹苦,孩子總算上了大學,想過讓她以後報答你嗎?」

面對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的提問,厲正香回答:「將來,我只要她告訴我,哪怕給我一個電話,幹媽媽,我上班了,我蠻好的。有她這句話,就夠了。」

拾荒媽媽會繼續資助

更多愛心人士伸出援手

厲正香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張哲已經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但她的上學費用是個不小的數字。自己將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繼續給予她更多的幫助,也希望社會上有更多愛心人士關心幫助這個苦命又懂事的女孩。

卸甲鎮婦聯負責同志說:「拾荒媽媽」厲正香的事蹟很感人,是鄉親們身邊的學習榜樣,她曾獲得「卸甲好人」、「揚州十大愛心媽媽」提名獎等榮譽,登上當地的善行義舉榜。受她的影響,也考慮到張哲的特殊情況,鎮婦聯正通過多種途徑,牽線越來越多的愛心團體和愛心人士,關心幫助張哲完成大學學業。

當地村民告訴記者,這麼多年,厲正香太不容易了。孩子小的時候,她爸爸情緒極不穩定,一度不肯接受治療,想要追隨孩子媽媽而去,身體狀況很不樂觀。厲正香既要照顧張哲,又要開導勸說她的爸爸,「媽媽沒有了,不管怎麼樣,她還有個爸爸可以叫,你真想讓孩子孤苦伶仃?」就這麼苦口婆心地勸說,長此以往地資助,硬是把孩子爸爸從「拽」了會來,也「護」住了這個風雨飄搖的家。

這幾天,上門給她送愛心款的人不少,卸甲鎮黨委政府相關負責人,當地愛心團隊,還有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熱心人,都為她們家捐款捐物。張哲所在的金家村幫助張哲家落實了殘困戶待遇,並優先幫助張哲家改善居住條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