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貪」釘子戶蔡珠祥:夫妻聯手獲7500萬拆遷款,分完錢后妻離子散

delightW11 2023/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9月22日,跟蹤過蔡珠祥一家拆遷案的記者陸續開始接到蔡珠祥的電話,電話中的蔡珠祥以勝利者的口吻向記者「炫耀」自己的成果, 于是記者們陸續都知道了他在這天得到了1700萬(約7500萬新台幣)的天價補償款。

對于如此吸引眼球的事件記者自然也不會錯過,很快有關「最貴釘子戶」的文章就開始出現在了網上,蔡珠祥作為文章的主人公,他的事跡也被更多的人所知曉。

可就在蔡珠祥的生活因巨額拆遷款而變得風風火火時,有人突然發現曾經和蔡珠祥站在同一戰線的妻子張蓮好卻不見了人影。

當有心人細究之后發現, 蔡珠祥跟妻子張蓮好在得到1700萬(約7500萬新台幣)拆遷款后便分開了,一部分對蔡珠祥不了解的人或許會以為兩人是在分完錢后感情破裂了,但對蔡珠祥的人生經歷有所了解的人卻知道,兩人的分開不是意外而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偷渡香港,后去南美

1972年身為深圳寶安人的蔡珠祥加入了「逃港」大軍,當時深圳地區還未發展起來,作為農民的蔡珠祥雖然能供養起妻子和一個孩子的生活,但當妻子張蓮好懷上第二個孩子后,蔡珠祥意識到光是在寶安干農活已經養不活這個家了,于是蔡珠祥就跟隨「逃港」大軍來了香港。

當年香港和還未發展起來的深圳完全是兩個世界,在寶安種地時蔡珠祥一個月也就收入一百多塊錢,但當蔡珠祥來到香港之后,這個數字能翻十倍。

雖然蔡珠祥因為自己的偷渡身份只能做一些下層工作,但年輕力壯的他不管是干建筑工、洗碗工還是做清潔都比別人要迅速不少,也正因此蔡珠祥能獲得一筆可觀的工資。

每到發工資的時候蔡珠祥便會第一時間將大部分錢郵回家去,家中的妻兒正是他在外奮斗的動力, 盡管蔡珠祥想通過在外打工掙錢讓留在家鄉的妻兒過上更好的生活,可在宗族關系影響頗深的村子中,張蓮好還是遭受到了排擠。

丈夫蔡珠祥寄回來的錢雖然改善了張蓮好母子的物質生活,但身為外姓女人的常常會被村里人排擠,因此未來張蓮好母子在村子里的生活并不算好過,有部分村民猜測這也是張蓮好未來不同意物業賠償回遷的原因。

對于妻子在村子中遭到排擠的情況身在香港的蔡珠祥是一無所知,他能做的只有繼續努力工作,好給家里賺更多的錢,以此讓兩個孩子能夠安心長大,未來蔡珠祥若沒有那次沖動決定的話或許他也不會有人生中那段最黑暗的時間。

1974年是蔡珠祥偷渡到香港的第五年,這年香港政府推出了「抵壘政策」,這項政策針對的就是像蔡珠祥這樣的偷渡者,此政策為偷渡者劃定了一個日期,若在此日期過后偷渡者還未取得香港身份證,那將會被立刻遣返內地。

這項政策雖然看上去對偷渡者十分嚴厲,但當時香港政府也對偷渡者放寬的給予香港身份證的條件,可以說只要你想就能很輕易獲得香港居民身份證,蔡珠祥為了自己不被遣返也在當年取得了香港身份證。

當時蔡珠祥怎麼也想不到,一個香港身份證會給未來的他造成不小的麻煩,但他也因為香港的身份而獲得了特別的關注,領取香港身份證對蔡珠祥來說算是有舍有得,對他人生的影響也不大,可蔡珠祥接下來要遭遇的事情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1979年蔡珠祥已經在香港漂泊了10年,在香港的這10年時間蔡珠祥雖然為自己的妻兒賺了不少錢,但他也因此累壞了身體,隨著年齡的增長蔡珠祥開始在那些體力活上越發力不從心,以往能輕松干下來的活如今卻讓蔡珠祥累壞了身體。

在這樣的情況下蔡珠祥能夠掙得錢也沒有之前那麼多了,自己掙得錢少了,可自己的孩子們所需要的錢卻沒有減少, 于是蔡珠祥開始想其他的賺錢辦法,也就是在這時蔡珠祥從自己的朋友那聽到了偷渡美國的消息。

曾偷渡到香港的蔡珠祥對于偷渡自是熟悉不過了,同時品嘗過偷渡帶來甜口的蔡珠祥沒有過多思考就準備前往美國了,但這次蔡珠祥的偷渡之路就不像之前那般順利了, 想偷渡到美國的蔡珠祥在陰差陽錯之下來到了南美厄瓜多爾。

抵達厄瓜多爾后的蔡珠祥當場就被抓捕了,隨后像是蔡珠祥這樣的偷渡者都被送去了工廠里進行工作,在這里蔡珠祥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系,他跟家里的妻兒也就此斷聯系。

起初和家里聯系不到的蔡珠祥十分焦急,他不是沒想過回國,但人生地不熟又身無分文的他根本找不到回家的辦法,只能在工廠里干著急,當蔡珠祥從工廠出來能跟外界聯系的時候已經是幾年后了,這個時候的蔡珠祥經過幾年的摧殘自認跟家里已斷了聯系,就沒再想著跟家里人通信。

于是廚藝不錯的蔡珠祥便開始在厄瓜多爾內開了一間中餐館,將自己在厄瓜多爾的生活穩定了下來,之后生活穩定的蔡珠祥還跟當地一名女性結了婚生了孩子,正當蔡珠祥以為余生要在這里度過的時候,一個廣東同胞的到來改變了他的想法。

多年后歸國,后遇拆遷

1988年蔡珠祥所開的中餐館內來了一名廣東同胞,異國他鄉見到同胞的兩人顯得格外親切,從兩人的談話中蔡珠祥了解到了深圳的現狀,據廣東同胞所說, 成為經濟特區的深圳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如今深圳已經不比從前了。

在外流浪了十幾年的蔡珠祥在聽到家鄉的現狀后心生觸動,思鄉之情籠罩在蔡珠祥全身,為解思鄉情蔡珠祥決定回國,于是他購買了回國的機票,離開了自己在厄瓜多爾的妻子和孩子,這次分別之后蔡珠祥便再也沒見過他們了。

1988年對于蔡珠祥來說有分別有重逢,離開妻子張蓮好身邊的時候蔡珠祥才20多歲,現如今兩人都已步入中年,當38歲的蔡珠祥跟41歲的張蓮好重逢時,兩人心中皆是復雜的感情。

在蔡珠祥消失的那幾年時間里,整個家庭全靠張蓮好一人支撐,為了養活家里的孩子張蓮好曾同時做過五份工,日子過的十分艱難,可在丈夫蔡珠祥消失之前,她又收到過不少丈夫寄回來的錢,因此她對于丈夫的情感是復雜的,總的來說兩人雖重逢,但之間的感情卻再也回不去了。

蔡珠祥回到家后映入眼簾的不是曾經破舊的房子,而是一棟二層小樓,這棟樓是妻子張蓮好在1982年時用她打工掙的錢和蔡珠祥寄回來的錢蓋出來,未來兩人之間的感情正如這棟樓一樣被拼湊在一起,當這棟樓被拆除的那一刻,兩人間最后的感情也就消散了。

等蔡珠祥回到家后整個家庭的生活壓力就少了不少,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等到1992年深圳開展第一次城市化改造后,蔡珠祥一家的生活則是坐上了成功直通車。

雖然蔡珠祥因為自己的香港人身份沒能享受到村委會股份公司的利好,但兩人的房子也足以夠他們享受到這陣改造的春風了。

隨著深圳的大力建設,來深圳的淘金者也越來越多,蔡珠祥為從中獲利將自己的房子加蓋了好幾層, 隨后蔡珠祥又將這些加蓋出來的房間租出去,光是這筆錢就足以供養蔡珠祥一家人的生活了。

這個時候的蔡珠祥已經過上了富足且安定的生活,可等深圳開始城中村拆遷改造的行動后,蔡珠祥一家更是直接邁上了致富的道路。

在城中村的拆遷方案出來之后幾乎所有村民都同意了產權調換方案,可直到拆除工作進行的時候蔡珠祥一家也沒在拆遷協議上簽字, 拒絕簽字的原因是因為蔡珠祥一家不同意產權調換的方案,他們想將賠償全換成錢。

就這樣蔡珠祥跟妻子張蓮好開始了「釘子戶」生活,之后兩人為逼迫拆遷的人同意自己的方案,不惜把自己的故事宣揚出去,身為香港人的蔡珠祥以及上千萬的賠償,如此吸引人的話題自然引來了不少記者的報道,通過這些記者的傳播,很快蔡珠祥一家的拆遷故事就傳播了出去。

當網上的消息在醞釀的時候蔡珠祥這邊也沒閑著,為了爭取到更多的機會,蔡珠祥拿著《物權法》四處談判,以此來表明自己的決心。

之所以蔡珠祥如此堅定是因為他知道他們家拆遷后要建造成金融中心,而不是建成捷運、政府機構等公共建筑,恰巧物權法對此事有所規定,于是物權法就成了蔡珠祥索要賠償的最佳武器,而蔡珠祥的標準化行為也一度成為了全國釘子戶的「學習對象「。

為解決這個問題法院先后介入了4次,在這4次調節過程中不管對方給出怎樣的方案,蔡珠祥都是表態只要補償款,起初拆遷的人不愿意, 但在第4次調節后蔡珠祥終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獲得了1700萬(約7500萬新台幣)的天價補償款,就此成為了當時的「最貴釘子戶」。

聯手得到拆遷款,后夫妻分開

2007年9月22日是蔡珠祥拿到1700萬(約7500萬新台幣)補償款的日子,這年張蓮好已經60歲了,在補償款沒下來之前張蓮好一直生活在這棟小樓中,無時無刻不在宣示著自己的主權,最終蔡珠祥一家能夠拿到這筆錢也少不了張蓮好的努力。

因此當張蓮好把樓房的鑰匙交出去的那一刻,心中還是有些許不舍的,但她拿到的巨額補償款足以填平她內心的傷痛。

在得到補償款后蔡珠祥和妻子張蓮好就分開了,1700萬(約7500萬新台幣)的補償款也被分成了4份,蔡珠祥和張蓮好以及兩人的兩個孩子一人一份,拿到屬于自己的那份錢后張蓮好便和蔡珠祥分開了,從此消失在世人的眼中。

了解蔡珠祥夫婦情況的人在聽聞這樣的情況后也不意外,因為兩人雖然在索要補償款的時候齊心協力,但兩人的感情卻不怎麼樣,有人就猜測之所以蔡珠祥一家不同意產權置換的方案只要補償款,一方面是跟村里人不合,還有一方面是因為補償款在兩人分開后比較容易分割。

張蓮好在拿到補償款之后就消失了,而蔡珠祥偶爾還會出現在世人眼前, 跟張蓮好分開之后蔡珠祥又找了一個女朋友,在布吉買了一套900萬的房子并跟女朋友住了進去,雖然蔡珠祥的事跡在當時被很多人知曉,但若真看到蔡珠祥的時候,你會因為他跟普通小老頭沒什麼區別而跟他擦肩而過。

蔡珠祥曾為了賺錢背井離鄉,日子過的雖苦但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等蔡珠祥拿到一筆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錢后,曾經恩愛的家庭也變已經得支離破碎,至于拆遷后的生活過的是否幸福,那得直接去問蔡珠祥和張蓮好本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