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嫁給拆遷戶,第二天帶彩禮消失:我懂法律,最多退還一部分

delightW11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我也知道法律會怎麼判,最多判我退還部分彩禮!」

鏡頭前,這個口若懸河的女人,是一名「大學老師」。

看著她夸夸其談的樣子,一旁的丈夫滿臉痛苦,就在不久前,他剛剛掏空了家底,背著債務與面前的女人舉辦了婚禮。

可誰想,僅僅第二天,這名大學女老師便不辭而別了!

因為氣憤,老丈人一紙訴狀,把自己的「兒媳婦」告到了村委會。

可誰料,令人瞠目的一幕出現了。

這個女人不僅一點愧疚都沒有,反而叫囂道:

「我才是受害者,是妳們逼著我結婚的!至于彩禮,我懂法,最多退還一部分!」

那麼問題來了

這名大學女老師為何要在婚后第二天不辭而別呢?

面對妻子的胡攪蠻纏,法律又將做出怎樣的審判呢?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肖明是一個地道的農村小伙子。

年近30歲了,還沒有對象。

因為家境貧寒,他早早就輟學,在社會上跑起了滴滴。

可誰料,就在幾天前,他卻從門外領回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女孩名叫劉婷,長得細皮嫩肉、知書達理的,跟紅樓夢里的」林妹妹「似的。

一開口,能說會道,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一名大學女老師!

這下子,村里可炸了鍋了。

眼看著窮小子娶回了金鳳凰,肖家人的臉上,樂得合不攏嘴。

為了給這個未來的兒媳婦一個好印象。

肖母又是塞紅包又是籌彩禮的,前前后后花了26萬!

可誰料,婚禮的當天,卻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在眾目睽睽之下,新娘劉婷居然一把手甩開了丈夫的擁抱。

并用厭惡的眼光,注視著面前的愛人。

起初,鄉親們以為這是女老師臉皮薄,不好意思。

但一旁的肖明姑媽卻看得真切,此時的她心中隱隱有了一種錯覺。

「這女老師,背后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果然,不出姑媽所料,當晚洞房花燭時。

不知從哪里竄出來了幾個陌生人,醉醺醺地拉著新娘,吵著鬧著就要打牌。

因為礙于面子,肖明硬著頭皮退回了客廳,只留著妻子一人玩到天亮!

看著孩子新婚之夜,要獨守空房,一旁的肖父是滿臉的怒氣。

但礙于長輩的面子,還是沒有發作。

可誰料,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推開門一看,劉婷居然不見了!

望著空蕩蕩的婚房,肖家人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一旁的姑媽再也忍不住了,她怒氣沖沖質問肖明道

「妳跟大家說實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新娘去哪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起床她就沒影兒了!」

在眾人的威逼下,肖明終于吐露了實情:

原來,自打結婚以來,劉婷一直與丈夫保持著」距離「。

哪怕在新婚之夜,都沒有讓肖明上床!

聽到這里,肖家人是滿臉的憤怒,一旁的姑媽更是驚呼

」壞了,可能是遇到騙子了!「

撲朔迷離的身份

在姑媽的催促下,肖明來到了劉婷供職的大學。

可此時,家里人才發現,自己的兒子對于妻子的底細是一無所知。

甚至連她教哪個班級,哪個學科都拿不準。

面對鏡頭,肖明只是反復嘀咕道:

」她告訴我,自己每天都有課,一天兩節,忙得不可開交。」

因為不知道劉婷具體的工作,記者只能領著肖家人,在校園里漫無目的地四處打聽。

可幾番下來,師生們都是一臉的懵逼。

「這個學校沒有一個叫劉婷的女老師啊!」

聽到這句回答,肖明愣住了,但他還是對劉婷堅信不疑。

畢竟,那一身的書卷氣是藏不住的。

經過一番仔細地尋找,記者終于在一處公告欄上發現了蛛絲馬跡。

「哎,快看,這上面有劉婷的名字!」

這是一張值班表,上面清楚地寫著,劉婷的身份證信息。

通過核實,肖明確定了這上面的女子就是她剛剛過門的妻子。

可疑問來了,這份公告并不是該所大學的。

而是一個設置在校園內的培訓機構的。

換句話說,劉婷所謂的」大學老師身份「壓根就是編造的。

其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培訓老師,與大學教授差著十萬八千里呢!

得知妻子一直在跟自己演戲,肖明氣的不打一處來!

他連忙撥通電話,找到了培訓機構的相關領導。

一個小時后,終于見到了」失散已久的妻子「。

在記者的安排下,肖家人和劉婷各自坐在一邊,開始商討解決辦法。

不等肖明開口,劉婷就先發制人,質問他為何要違背自己的初衷!

「當初說好了,工作第一位,妳怎麼能出爾反爾呢?」

望著妻子咄咄逼人的目光,肖明一時啞口無言。

他文化程度不高,性格又比較懦弱,只能耷拉著腦袋,在角落里沉默。

按照劉婷的說法,結婚前早就商量好的,婚后一切不變。

她會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事業上,爭取在30歲以前打拼出一片天地!

「那妳也不能犧牲[夫·妻·生·活]啊!」

此時的肖明再也忍不住了,正所謂」兔子急了還咬人呢「。

一想到這里,他的肚子里就直冒酸水。

「妳擱全村打聽打聽,誰家媳婦婚后第二天就不見人影了?」

不待劉婷解釋,一旁的姑媽也開口了。

「妳掰起指頭算一算,結婚以來妳在家睡過幾天?妳瞧瞧別人家媳婦都是怎麼做的?」

眼瞧著不占理,劉婷又把怒火對準了丈夫。

「妳這是在逼我了?當初不是妳逼著我,我能跟妳結婚嗎?」

事到如今,對面的婆婆坐不住了。

她破口道: 「當初結婚妳是同意的,彩禮148000妳一分沒少拿,這會怎麼埋怨我們逼妳呢?」

面對大家的質疑,劉婷還不忘給自己斟一杯茶,不緊不慢道:

」妳的意思是我在乎錢咯?我告訴妳們,結婚前我就不喜歡他,我根本不在乎妳們家征收了沒有!「

真相浮出水面

征收?什麼征收?

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下,肖明才道出了實情。

原來,他和劉婷相識,僅僅只是一場偶然。

某次在開滴滴時,突然邂逅了這位大學女老師,兩人一來二去,就攀談了起來。

長相標致氣質儒雅的劉婷給肖明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為了把握住這來之不易的良緣,臨走時,肖明突然道:

「妳要是還沒對象,就考慮下我吧。我們村快征收了,到時候按人頭分錢,一個人有50多萬呢!」

事實證明,有錢能使鬼推磨。

僅僅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劉婷便答應了肖明的求婚。

而此時,距離兩人接觸,加起來還不到五次。

為了讓女友高興,肖明總是想方設法的買禮物。

今天口紅,明天包包的,有一次他咬著牙給劉婷買了一個價值500元的化妝品。

結果呢,剛一打開,就被女友給嘲諷了。

「我當什麼呢,就這也好意思送的出手?」

一打聽才知道,女友心心念念的是SK2。

可那SK2光是一小瓶就動輒上千塊,肖明一個開滴滴的哪里負擔起呢?

于是不出所料,大年初一,肖明還沒進門,就被劉婷給轟了出來!

拆遷款綁架的婚姻

為了了解事發的經過,記者又走訪了附近的村民。

結果大家異口同聲道: 「這就是騙,擺明了就是沖著拆遷款來的,還當老師呢,真不害臊!」

面對鏡頭,一位中年阿貝直言不諱道:

「這種事多了,好多女孩眼瞧著我們村要征收了,都上趕著往上貼呢!」

在眾人的眼里,肖明和劉婷的婚姻一開始,不過是一場鬧劇。

妳想啊,一個是知書達理,前程似錦的女老師。

一個是大字不識幾個,沒學歷沒內涵的農村小子,人家跟妳在一起,還能圖什麼呢?

據幾位鄰居透露,哪怕是在婚禮的當天,劉婷都黑著臉,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樣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被綁架了呢!

可問題又來了,如果劉婷真是沖著拆遷款來的,那麼為何,又會在中途提前」離場「,半途而廢呢?

一文不值的女婿

為了找到背后的真相,記者又敲開了劉婷家的大門。

可不料,還沒張口,就得到了一個驚人的內幕。

面對鏡頭,丈母娘不住的數落著:

「他肖明算個什麼?講話沒有邏輯,一沒文憑二沒長相的,說實在的,我從來就沒有相中過他,要不是他家征收,我能同意女兒嫁過去?」

看得出來,丈母娘對于這個女婿,是一萬個瞧不上眼。

可這還不算完,在得知女兒」離家出走「后,劉婷母親突然道:

「怎麼能這樣呢?就算失婚至少也得住一段時間吧!」

顯然,女兒的決定她這個做母親的也無法左右。

在被問道,為何要同意這門親事時,劉婷母親無奈道:

「女兒再優秀,畢竟年齡大了,再加上肖家馬上要拆遷,最起碼物質方面有保障!」

從丈母娘的口中,我們可以清楚得知。

這場愛情,自始至終就是拆遷款」撮合的「。

肖明和丈母娘之間的關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妻子的回答

可誰料,同樣的話題,到了劉婷這里,卻得到了截然相反地回答。

面對鏡頭,這位」女老師「大言不慚道:

」在我眼里,征收沒什麼稀奇的,人頭費最多也就是50萬,我整天忙工作,對于征收之類的從不關心!「

可臨了兒,她卻補充了一句。

「我的原則就是,該我得的我要,不該我得的我一分都不占!」

呦呵,妳不是一點都不關心嗎,怎麼算起賬來,滴水不漏的?

面對記者的質疑,劉婷也不藏著掖著了。

據她回憶,一開始,是肖明主動找上門來的。

這個男人提出,愿意和劉婷假結婚,等到拆遷款到位后,再扯失婚證。

按照劉婷的說法,這在當地早就是司空見慣的事了。

現在看來,劉婷對于這段婚姻,壓根就沒放在心里。

怪不得,她會一直和肖明保持著距離,對于肖家人拋來的感情,也是冷臉相對。

駁斥公堂

事到如今,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面對劉婷拋出的借口,肖家人氣的是怒不可遏。

在村支書的主持下,雙方又再次坐到了一起。

望著對面的兒媳婦,肖母氣得咬牙切齒,她直言:

「有妳這麼做媳婦的嗎?新婚第二天就搬出去,我們全家在村里都成笑話了!」

「我搬出去了?我搬哪了?妳家里少了一個東西沒有?」

面對婆婆的斥責,劉婷據理力爭。

兩人妳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

鬧得村支書,直呼: 「受不了了,妳們都不要說話!」

經過眾人的調解,劉婷同意讓一步,選擇與丈夫搬出去過。

但不想,卻遭到了肖明的嚴詞拒絕。

此時的他,終于看清楚了這段婚姻的走向。

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注定會分道揚鑣,失婚只是時間問題。

眼下,只剩余一個麻煩,那就是肖家人給予的那筆重磅彩禮。

為了湊這筆錢,肖父肖母耗光了積蓄。

前前后后借遍了親朋好友,甚至為此還搭上了不少外債。

可誰料,對面的劉婷卻理直氣壯道:

「我懂法,這筆錢可以分開來算,我會退還其中的一部分,不行的話,我們可以走法律途徑解決!」

「退還一部分?妳算什麼人,妳講得出口啊!」

此時的肖父,也不得什麼臉面了,咆哮道:

「妳一個妻子,要男人求妳才回來,這會兒還要霸占彩禮,還有天理嗎?」

看著父親白發蒼蒼的模樣,一旁的肖明氣得眼圈通紅。

縱使他打破腦袋也想不到,好端端的一場婚禮,怎麼會鬧到如此田地!

事到如今,他只求及時止損,能討回父母的血汗錢。

至于所謂的拆遷款,還遙遙無期,他不想全家人背著債務,被親戚朋友們戳著脊梁骨過日子。

那麼問題來了,他該如何討回自己的血汗錢呢?

法律依據

在律所內,專家為我們解釋了疑惑。

原來對于這種情形,我國早就有明文規定。

按照法律,符合以下三種情況的,應當退還彩禮。

第一種,雙方沒有辦理結婚登記手續。

第二種,雖然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但未一起生活的。

第三種,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

很顯然,肖明和劉婷符合第二種情況。

按照規定,劉家應該退還肖家人送的彩禮。

我的觀點

雖然這場鬧劇風波結束了,但背后隱藏的真相,還是應該讓我們引以為戒。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大齡青年男女開始尋找另一半,這其中難免有些「心懷鬼胎」的。

不管到了何時,都要保持一份理智,切莫讓一時沖動毀了自己幸福美滿的婚姻。

當然了,對于那些「老賴」,想要走捷徑的人,法律也不會任由他們胡作非為。

總而言之還是那句話,美好的生活是奮斗出來的,絕不是投機取巧,好逸惡勞躺來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