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4000萬賠償!網紅釘子戶堅持不拆變成「爛菜地」屋主10年後后悔不當初,吐實情:我也是迫不得已

人心不足蛇吞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自然會有人生出更深的貪念。但是凡事皆有度,一旦超過了度,那麼得不償失的情況自然也會發生。

 一處奢華的別墅區之中,卻有一處雜草叢生的爛菜地,這是當年拆遷沒有解決的釘子戶。

面對著開發商曾經開出的千萬天價,這戶人家到底是出于什麼原因遲遲不愿同意,怎樣一步步把自己逼到絕路,不得不搬出去的呢?

合理的拆遷款

城市化的進程之中,原本那些破舊的村落自然也是需要進行改造的,很多人家通過拆遷一下子手中有了錢。

如今別墅林立的 高檔小區瑞景國際,也是通過這樣的方式建起來的。

2004年,開發商看中了 這塊地,打算在這塊土地之上蓋上一片高檔的別墅小區。

跟吳江市達成協議之后,開發商最后要做的就是征得這塊土地上所有村民的同意,之后便可以開始拆遷建樓。

對于貝家角的這五六十戶村民,開發商給出了相應的補償方式。 他們在這片規劃的別墅區對面,修建了樓房城南花苑,作為這些村民的安置房。

除此之外,拆遷之后,這里的村民可以額外再得到五百萬元的經濟補償。

在當時,這五百萬元可不是什麼小數目,對于祖祖輩輩生活在鄉下之中的這些居民而言,不僅能夠搬進更加舒適的樓房,還能拿到這麼多的賠償款,顯然是一筆十分劃算的交易。

2006年,開發商每家每戶的去征求同意,沒遇到什麼阻礙,基本上所有的住戶都在拆遷同意書上簽了字。

只有一家人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原本住在老房子里的莊家老兩口,一反常態,咬牙都不同意。

這可讓開發商愁壞了,畢竟在當時他們開出的條件可謂是十分豐厚。

莊家房子

不僅有安置房,還一下子給了五百萬,這在當時是不會讓人拒絕的條件,畢竟當地的村民如若還是勞作種地為生,一輩子都未必能賺到這些錢。

但是莊家不同意,開發商也沒辦法,總不能強制性拆除,那可就是違法行徑了。

而這 不同意背后的原因就是莊家的二兒子,莊龍弟唆使。

不滿意的賠償條件

不同意的原因自然是因為補償的條款不能讓他滿意,這家的戶主是莊龍弟,因此必須要莊龍弟點頭同意,開發商才能夠拿到同意書。

莊龍弟本人并不是什麼憨厚老實的農民,原本作為家中最強壯的勞動力,本應該撐起家里的一片天。

但是莊龍弟非但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和父母常年擠在這樁破屋里不說,在改善條件的機會明晃晃擺在眼前的時候,竟然堅決地選擇了拒絕。

原因無他,莊龍弟覺得開發商給出的條件太低了。

因為莊龍弟父親的身體不好,常年臥榻,莊龍弟又不是什麼踏實肯干的性子,家中的最主要收入來源,都來自莊龍弟的母親。

莊母

在他們破舊的老房子周圍,他們開墾出了菜地,母親會在這里種些菜拿去賣。這筆并不豐厚的收入,是維持這個家庭生活的主要來源。

莊龍弟的要求很是無理,他不僅僅要求開發商賠償他們房屋宅基地的款項,他們房屋四周的這片菜地也該算進去,賠償的錢可不能就僅僅五百萬。

開發商本身就希望快些動工,越早開始,他們就可以盡快地將別墅蓋起來,售賣之后才能有收入。

面對著莊龍弟不肯簽字的現狀,開發商思量過后,針對他們家這種特殊情況,另外給出了針對他們家的賠償方案。

在原有的賠償基礎上,再給他們加了一套房,這樣他可以和父母分別搬進樓房,住的也能夠更加地舒適些。

這已經比給其他村民的條件要好出不少來了,可莊龍弟還是并不滿足。

他獅子大開口,跟開發商要了一千三百萬的賠償款。

這開發商肯定是不能夠同意,要知道這些村民得到的條件都是相同的,已經給莊家通融很多了。

再給這麼多的補償,讓其他的村民知道了,都上門來鬧,他們怎麼應對?

但是動工的日期不能停下,索性就避開了莊家,先將簽了同意書的給拆了。

拆遷過后便是蓋房,莊家成為了周邊唯一仍然以老房子屹立在此的一戶人家。而開發商本身在此規劃的就是一片高檔別墅,自然修建的房子奢華又漂亮。

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也讓手里有錢的人變得更多,這些條件變好了的人家,自然會希望自己能夠居住到更加寬敞的房子里。

瑞景國際的房子修建完成之后,一時之間十分搶手,開發商賺得盆滿缽滿。

但是這殘留下來的釘子戶,還是給開發商造成了麻煩。

開發商售賣是從遠離這釘子戶的位置開始售賣的,看不見自然不會有什麼影響。

但是隨著房子的熱銷,售賣的房屋離著這釘子戶的位置越來越近,業主看著自己的鄰居,竟然是一片菜地,還有一幢破舊的老房子,自然是萬分的不樂意。

莊家房子的存在,讓瑞金國際房屋的售賣陷入了不小的麻煩,這住在周邊別墅的人家,出門一個不小心就會踩進軟塌塌的菜地里,踩了一腳泥不說。

眼看著投訴越來越多,這麼耗下去也不是個辦法,距離開發商去往莊家協商已經過去了六年,比起跟這家人慪氣,影響售賣,還不如再好好協商一下條件。

開發商一咬牙,給莊龍弟開出了四千萬的天價,只要他們搬出去,同意拆遷,這筆錢就會立刻打到他們手里。

距離瑞景國際在這片區域所有的工程竣工還有四年,莊龍弟眼看著曾經的四百萬在這六年的時間里翻了十倍,心里的算盤那是打得飛快。

莊龍弟父母

他的想法也很簡單,只要在最后他們即將竣工的時候簽署同意,將自己能夠得到的利益最大化,顯然現在的他已經完全不滿足于四千萬的價格了。

無法出手失去所有

時間一天天的流逝,開發商以及村委方面的人不停地來找他做工作,莊龍弟都一口咬死堅決不搬。

2013年以后,以往迫切的開發商漸漸不再上門,與其再浪費時間在莊龍弟這里做無用功,他們還不如想辦法提高周邊業主的生存環境。

開發商做事也是絕,直接在莊龍弟家四周修建起了高高的圍墻,將那塊地單獨地給隔了出來,避免業主再受到這塊菜地的影響。

而莊龍弟一家顯然也受到了這堵圍墻的影響,他們出門還需要繞過圍墻,走上一段遠路才能夠出去。

但是一直備受莊龍弟欺擾的開發商將事情做得那叫一個絕。

除了莊龍弟房子周邊,其余的地皮都是開發商可以使用的宅基地,他們以改造業主居住環境為由,開始在莊龍弟房子周圍挖出一條觀景河流。

為了美觀,這條河的河岸都用石塊進行了裝飾,顯然是不打算再跟莊龍弟他們繼續耗下去。

如此一來,莊龍弟一家進出的路被割斷了,如果要出門,則必須要淌水而過。

說得好聽點,他們住的這地方能被稱為「花園別墅」,有青綠有水流,說難聽點就是一片被圈起來的爛菜地。

等到莊龍弟愿意協商的時候,因為房價的飛升,這塊地方的價格已經不是任何開發商能夠承受得起的了。

而瑞景國際也不愿意再做這個冤大頭,畢竟有了圍墻和河流,不會再對他們業主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

唯一備受困擾的反而是莊龍弟一家,地皮沒法再出手不說,這塊地方已經不適合生存了。

莊家的收入都是靠莊龍弟母親去賣菜賺來的,但是現如今,這房屋的周邊修了河流,每日想要出去,她就必須要淌水而過。

莊龍弟也知道這樣下去根本無法生存,難不成還要自己的母親,在凜冽的寒冬之中,再繼續趟河而過去賣菜?

時間就在這麼蹉跎之中耗到了2016年,這年元旦,開發商宣布瑞景國際全部竣工,這也代表著莊龍弟自持要挾開發商,以換取巨額賠償的老宅,開發商完全不打算再要了。

莊家房子內部

莊龍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自己曾經幻想過的暴富成為了一場幻影,生活在此也完全不方便,他索性帶著自己的媳婦搬出了自家的老宅。

原本期盼著自家的老宅能夠為他換來巨額財富,沒想到到頭來,反而成了累贅。

他的父母年事已高,在莊龍弟搬走之后,在老宅堅持了一段時間,還是無法忍受每日出門都需要趟水過河的日子,索性也跟著莊龍弟搬了出去。

這在一眾漂亮的別墅之中顯得格外破敗的老宅,逐漸地被雜草所覆蓋。

開發商沒有再管,任其生長,有河流和圍墻在,這片隔出來的地方,反而成了一片自然的風景。

時代變化,經濟飛漲,房屋宅基地的價格確實是在不斷地攀升,但是在開發商最開始上門的時候,莊龍弟就開出了非同一般的價格,遠遠超出了開發商能夠承受的范圍。

后來更是坐地起價,非要逼迫開發商以更加高昂的價格買下這塊宅基地,反而將自己逼上了絕路,非但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財富,給自己的生活也造成了極大的不便。

自古至今因為貪念,造成了許多嚴重的后果,適可而止一詞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為萬事萬物皆有度,超過這個度,自然不會被人所接受,最后受苦的反而會是自己。

克勞德蘭娜斯曾說,貪婪者總是一貧如洗。這句話放在莊龍弟的身上,再合適不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