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人請保姆,一月花銷36000,女兒知道后委屈:您給我們留點錢

導語

正常人情況下,人老以后,絕大部分老年人的晚年生活相對來說,就都是比較難的,而我們這里所說的難,在更多時候指的就是老年人的「養老難,」尤其是一些單身老人的養老問題就會更加的困難一些,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多單身老人為了提高自己今后的晚年生活質量,他們有的人就會選擇去給自己重新找個老伴,還有的人則會選擇跟子女一起生活,看似這二種方式就都非常的不錯,可實際情況卻是,這二種方式的不足之處還是顯而易見的。

主要原因是,現如今,老人現在想要找個老伴還是非常簡單容易的,可老人若想找個真正「合適」的老伴,那卻是非常難的;老人和子女在一起居住生活固然不錯,可問題是,老人和子女在一起生活期間,難免就會發生各種矛盾和誤會;

正因如此,現在我們很多單身老人在晚年之后,他們更多時候就會選擇去雇請一個保姆來照顧自己今后的生活,只是雇請保姆的最終結果究竟會怎麼樣呢?退休老人請保姆,一月花銷36000,女兒知道后委屈:您給我們留點錢吧!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怎麼回事吧。

68歲葛阿貝的親身經歷

葛阿貝今年已經68歲了,年輕時他在企事業單位上班,兢兢業業干了幾十年,最后他在60歲的時候從單位正式退休,現如今他每月的退休金有將近22000塊錢,而正常情況下,他的晚年生活應該會過得很不錯才對,可事實情況卻并非如此。

因為早在十年前,也就是葛阿貝正面臨退休的前兩年,他的老伴就因病去世了,一直以來,葛阿貝和老伴的感情都非常的好,而這次老伴的早早離世,則對他的打擊就是非常的大,他強忍著心頭的悲痛最終堅持到正式退休。

原本葛阿貝在退休之后,他每天不是去公園下棋打牌,就是去老年大學學習唱歌繪畫,日子過得也算是非常的瀟灑,可這種生活才僅僅過了兩年的時間,葛阿貝就有點受不了了,主要原因是他覺得自己太孤單了,尤其是當他平時看見別的老年人,就都出雙入對、談笑風生時,他的心里面就越發的痛苦和難受。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葛阿貝就有了想給自己找個新老伴的想法,后來在幾個老友的幫助下,他的新老伴也終于找到了,原本葛阿貝還憧憬著,只要有了新老伴,那麼至此自己今后的晚年生活,就肯定會變得越來越好。

葛阿貝的想法確實不錯,可讓葛阿貝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和新老伴共同生活期間,對方卻天天癡迷于跳舞打牌,家務活什麼的,她從來都是碰都不碰,甚至于就連她平時所脫下來的臟衣服,就還要讓葛阿貝去給她洗干凈。

這還不算,在此期間,她還處處給葛阿貝要錢花,葛阿貝一旦不同意給她錢花,她就跟葛阿貝去吵去鬧,嚴重的時候,她還會選擇跟葛阿貝動手,葛阿貝找新老伴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以后的晚年生活越過越好,而絕不是給自己找氣受,因此,在和新老伴僅僅生活了一年之后,葛阿貝就立馬選擇和對方分手。

之后葛阿貝就再也不想去找什麼老伴了,可現在他所面臨的現實問題卻沒有得到根本解決,于是在別人的建議下,他就決定以后和自己的兩個子女在一起居住生活,這樣的話,以后他就不會孤單了,同時兩個子女順便也能做到去照顧他的日常生活,這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而當時葛阿貝的兩個子女,也非常樂于讓葛阿貝跟他們一起居住生活,之后,葛阿貝就在兩個子女家輪流居住生活,說實話,葛阿貝的兩個子女對他還是非常孝順的,自從葛阿貝跟兩個子女輪流生活之后,葛阿貝不僅體重增長了,另外葛阿貝的氣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這很明顯都是兩個子女的功勞。

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老年人和年輕人之間還是有代溝存在的,再加上二者在生活習慣和消費理念等這些事情上面,會存在于一定的分歧,那麼時間久了之后,必然就會造就二者之間,時不時的發生一些摩擦和矛盾,這都是很正常的,完全沒有必要把它放在心上。

可是我們的葛阿貝卻并不這麼想,他反倒覺得是兩個子女對他不孝順,因此,在兩個子女家總共住了兩年之后,葛阿貝就毅然決定要回自己的老家,兩個子女眼看攔不住,就只好選擇了同意,只是葛阿貝在臨走的時候,兩個子女就決定,以后他們每人每月會給葛阿貝拿上6500塊錢,也算是給他的一種養老錢吧,葛阿貝也欣然接受。

回到老家后,葛阿貝一下子就感覺自己神清氣爽的,渾身上下哪兒哪兒都舒服,可一個人的生活終究會有各種各樣的不便,這是葛阿貝絕對不能忍受的,葛阿貝就決定去給自己雇請一個保姆,來照顧自己今后的晚年生活,而他的這一想法也是得到了兩個子女的大力支持。

再后來,葛阿貝就從家政公司找來了50歲的史阿姨給他當保姆,由于葛阿貝生活能夠自理,不需要史阿姨24小時寸步不離的照顧,因此,葛阿貝每月就只需要給史阿姨支付15000塊錢工資就可以了。

說實話,自從葛阿貝雇請史阿姨給他當保姆之后,他立馬就感覺自己的晚年生活一下子幸福了許多,這讓他非常的高興。

每天一日三餐,史阿姨都給他做的是有滋有味,特別適合他的口味,家里家外,史阿姨也給他打掃得干干凈凈,像其它一些家務活什麼的,史阿姨也給他做的是非常不錯,沒事做的時候,史阿姨就會和葛阿貝在一起聊天說話,兩個人平時也很能說到一塊,晚上的話,史阿姨就會回到自己的家。

平時葛阿貝要是有其它什麼需要的話,史阿姨也會盡可能的去滿足他的要求,在外人看來,葛阿貝的生活就再正常不過了,并沒有什麼和別人不同的地方,可葛阿貝卻很滿意,而且葛阿貝還覺得,自己今天的一切,就都是史阿姨的功勞。

因此,為了表達自己對史阿姨的感激之情,之后葛阿貝不是給史阿姨買禮物,就是帶史阿姨去大飯店吃飯,甚至于有時候葛阿貝還會帶史阿姨出門去旅游,而如此一來,原本每月2萬塊錢的開銷,一下子就增長到3萬多塊錢。

葛阿貝并不覺得這有什麼,反倒他還挺開心的,可是遠在外地的女兒知道后,卻有些坐不住了,畢竟父親的退休金并不是很高,當時處于為了讓父親晚年能夠過得好一點,她和哥哥才決定每月再給他拿一萬三千塊錢,但現如今,父親花錢卻如此大手大腳,這誰能受得了,于是她立馬就在第一時間回到家,然后非常委屈的對葛阿貝說:

「爸,我和哥哥當初給你拿錢的目的,就是想讓你日后的晚年生活能夠過得更好一些,可這并不代表說,日后你在花錢這件事情上面,就應該是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一點節制都沒有,你給我們留點錢吧!我們給你的錢,就都是我們從牙縫里面省下來的,我們可不是什麼大老板,這個你是知道的,難道你就不知道心疼一下我們?」

葛阿貝的女兒話音剛落,葛阿貝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站起來用手指著女兒的鼻子說:

「你們過得不容易我理解,可我也并沒有胡亂花錢啊,我所花的每一分錢就都花在了正道上,再說了,既然你們口口聲聲說給我拿錢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以后能夠過得更好一點,那麼你們現在就不要去干涉我如何去花錢,你們要真是心里面憋屈,或者是不舒服的話,以后你們就不要給我拿錢了,再不濟,我每月還有五千塊錢退休金呢,我就不信我以后的晚年生活能差到哪去?」

眼見葛阿貝一下子發了這麼大的脾氣,葛阿貝的女兒一時也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才好?或許是葛阿貝的一番話,也確實說得很有道理,于是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干涉過葛阿貝的日常生活,尤其是葛阿貝在平時花錢這件事情上面,她更是絕口不提,而是一切全憑葛阿貝自己做主。

 結語

或許在我們很多人看來,葛阿貝所做的事情也太過分了,因為兩個子女把平時省吃儉用擠出來的錢拿給他,目的就是像然后以后的晚年生活能夠過得更好一些,即便葛阿貝本身就有退休金,可葛阿貝日后卻和自己所雇請的這個保姆,一起來享用這部分錢,這多少就有些太不應該了,甚至于還有些不太地道,我們大家應該去批判他,首先我們要承認,葛阿貝確確實實把自己的錢拿出來跟保姆一起享受,況且葛阿貝每月就依然還會給保姆支付相應的工資,但即便如此,我個人覺得,葛阿貝的做法就并不什麼不妥之處,反倒還非常的正確。

葛阿貝之所以要這麼做,并不是葛阿貝錢太多的緣故,也不是葛阿貝平時在花錢這方面就喜歡大手大腳,而是因為葛阿貝想通過和保姆搞好關系,來換得保姆以后更好的照顧,進而讓自己以后的晚年生活能越過越好這點出發,如此看來,葛阿貝有此做法,也變得是再也正常不過了,即便葛阿貝的這種做法帶有一定的「功利性,」可我們大家也都可以理解,其實在我看來,人到晚年,如果老人的種種做法,確實能夠提供自己晚年生活質量的話,我們的子女就不要過多的去干涉和阻攔,畢竟老人需要的東西,我們做子女的給予不了,那麼我們的子女唯有去積極的支持才對。

用戶評論